月亮与六便士

/ 0评 / 0

终于知道以前有个情感专栏作家毛利怎么来的了,毛姆的徒弟的意思吧。图是李继宏译本,傅惟慈译本是这样写:“她对自己的丈夫从来就没有什么感情,过去我认为她爱施特略夫,实际上只是男人的爱抚和生活的安适在女人身上引起的自然反应。大多数女人都把这种反应当做爱情了。这是一种对任何一个人都可能产生的被动的感情,正像藤蔓可以攀附在随便哪株树上一样。因为这种感情可以叫一个女孩子嫁给任何一个需要她的男人,相信日久天长便会对这个人产生爱情,所以世俗的见解便断定了它的力量。但是说到底,这种感情是什么呢?它只不过是对有保障的生活的满足,对拥有家资的骄傲,对有人需要自己沾沾自喜,和对建立起自己的家庭洋洋得意而已;女人们秉性善良、喜爱虚荣,因此便认为这种感情极富于精神价值。但是在冲动的热情前面,这种感情是毫无防卫能力的。”
感情的世界真的是没有中间态,全是非黑即白,不爱就是不爱,没法伪装,或早或晚两个人都会看到赤裸裸的现实,对于那种不是因为爱情的结合,人前有多光鲜,背后就有多不堪,无法经受考验,就有一些人以为是遇到爱情了,其实不是,还苦哈哈的坚持,终老一生。为什么大部分人不相信爱情,那是你没遇到。这个世界倒是遵从量子法则,充满了不确定性,遇到完美爱情的几率其实已经是无限趋近于0了,毛姆写到:“世道艰难,人心险恶。我们不知道自己何以会来到人世,也不知道死后将会去往何方。我们必须保持非常卑微的心态。我们必须懂得安详的美好。我们必须过着安分守己的日子,以免引起命运女神的注意。让我们去寻求那些朴实无知的人的爱情吧。他们的愚昧比我们的学识更为可贵。让我们学会沉默,偏安于仅可容身的小角落,像他们那样驯服而温和吧。这才是生活的智慧。”

李继宏版本 “每个人在世上都是孤独的。他被囚禁在铁塔里,只能通过各种符合和同类交流,可是这些符号没有公认的标准,所以它们的意义是模糊而不确定的。我们可怜地向他者传送宝贵的内心感受,但他们没有能力去接受,于是我们变得很孤独,齐肩并进却又形同陌路,无法认识我们的同类,也无法被他们认识。”

“仁慈的上帝指定世间某些男子必须过着单身的生活,但他们有些人由于自身的原因,或者由于他们无法抗拒的外部因素,竟然违背了这种旨意。世上再也没有比这种结了婚的单身汉更值得同情的人。”

“别人哪怕品行再低劣,但只要能针锋相对的和我争论,我就会喜欢和他交往。我承认我这人的道德观念很薄弱,但也明白我对他的不满有些装腔作势的成分,我知道如果连我都感觉到这一点,斯特克利兰那么敏锐,应该也早就觉察到了。”
大家都以为谦卑有礼是普世价值,但是先哲说上德不德,有些后来被认为是终极真理的事情从来不是我们看到的表面那个样子,都是经过诚实的与自己对话后得出的结论,原来对于伤害过自己的人,人们比帮过自己的人还要在乎;很多被认为是歪理的其实都是真理,诸如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不打不成交,朋友都是麻烦出来的。。。遗憾的是,完全认识到这点并去照这样做往往需要一些时间,也往往失去了率真的能力,自行关闭了通往美好世界的大门。

“你为了反驳别人总是不惜牺牲自己的原则。”
绝对是普遍存在,因为已经有人证明了,如果两个足够诚实的人争论,最后铁定达成共识(万维刚引用过),不知道怎么证明的,我只知道如果两个人一直抬杠,这两个人肯定最少有一个人不诚实,用说谎来掩盖内心不安。

“艺术是情感的流露,而情感所说的语言,则是每个人都懂的。”这简直是PUA教程,对于喜欢的异性,用最简单高效的语言传达太重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